鲵deep

好困

Z以为但凡是初涉人世、弱小无助的生物能产生感情的便容易精神敏感,而小孩那要算世上最敏感的吧。可是他们又会很快把由敏感触发产生的莫名的迷惑抛在脑后,脸上回归出大家熟识的天真无邪的表情。每每看到诺一,我就觉得他是一个比大人还迷惑不解的小大人。可是即使这样,因为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初来乍到,没有经验,得到的体验都是新鲜的,故此比我们多了对情感的丝缕必较,与这个世界上的联系更加紧密,像因为飞船意外降到地球的外星人,还残存接收来自宇宙信号的能力。

办公室从前台门口走到我的座位有一条长长的过道,过道是一个个小房间,经过的时候,我会很歆羡的在心里叹道,午后的阳光真惬意啊!

牙医小哥

来深圳要一个月了,都久了这么长一段时间,可是我还是没有忘记那个牙医男生,带着口罩,穿着白大褂,脚踩板鞋,留下的是洁白纯真的印象。无他,只是看着,就十分美好。不是渲染出圣光,而是保留一片想起就自然扬起嘴角而不自觉的角落供心灵匮乏而提取启用。

我想跟我租的那两个家伙必是不知我们楼下有个很帅的牙医小哥

9.28纪念孔子,默而识之

我只是想看下国历几时放,跟着看到9月28日阳历,然后好奇宝宝的我马上上网普及了知识。这是一年中的第271天(闰年第272天),离全年的结束还有94天。孔子正是诞生于公元前551年的9月28日,故台湾把这一天订为教师节。

我现在就每天看这种美美的图,虽然没有在做淘宝,却无意识用淘宝体,只是"亲"这个字眼还是不熟不习惯,索性也不用,毕竟工作不勉强非得这样。

超爱PS.即使可能弄了很久也还是会删掉,即使很容易就忘记了,但是一点点进步是感受出来的。这也就PS的可爱之处吧。就像爱过,失忆了也记得熟悉的烟草味道啊。

8.20那天是七夕,我打算回到广州可以晚上又路过那家牙科门诊,再偷偷瞄一眼那个戴着口罩😷的牙科医生。他让我想起不知算是花季还是雨季的那个少年,和就像所有女生高中没说出口的爱恋,可能仅仅是因为那天阳光比平时多了些许的明媚,他也刚好穿了件白衬衫。

8.20


BLUR  

SO.YOUNG.NEVER GET OLD ERITHER FOR WEAR STYLES OR THEIR ATTITUDES TOWARDS THE MUSIC.

在30天内,瘸了,被蜜蜂蛰了,扭到脖子了,剪了超屎的发型,我一定是倒霉了。

每寸影子,每斤生活

每个人自打出生起,随年岁的增长,身后注定拉出一个越来越长的影子。当终于受不住拉着一个人来看,不管是陌路人,还是最亲最亲的那位,都摇摇头说:没有啊,影子很短啊。

你诧异十分,抑制住想要爆发的冲动,看向影子,发现老天真的跟你玩--这时的影子千真万确的短!

然后你落寞寡欢的走回自己的囿域,影子开玩笑的又拉长了,比以往的哪一次都要长。

唉,那你是否就要妥协呢?问问你自己。

一直喜欢就这种

昨天晚上随便乱逛,居然看到楼下一家很小的诊所里一个很帅的牙医在查看病人的牙齿,虽然戴了口罩可是看上去很帅哦。唉,这几个月来看到的都是坑坑洼洼的东西,难得看到美的事物,纵然不是我的,可是心情一下子明朗起来了。

清爽的刘海,明亮的眼睛,戴上口罩,穿着白大褂和牛仔裤,脚踩板鞋。高高瘦瘦很清秀,一直喜欢就这种。

你们看了不要发言

很想对身边那个女生说声句:怎么舒服就怎么吃嘛。其实吃个馒头发出“滋滋”的声音,这个样子看着真的很香,而不是尽量小心翼翼控制自己不发出吞咽口水的声音,礼貌可是带着隐忍,令人没胃口。

题外语:我的八卦已经把无形的魔掌伸到管别人吃的样子了。不好意思,我可能会祸害其他正常的人类,请有关机构把我设为嫌疑对象,才可以在灾难被阻止之前把我关住。

我每天都会坐很久很久的公交,一开始以为会很难受的,后来在广州炎热的时刻想死的夏天坐在车上安静听着歌(虽然很少听的歌是安静的)享受着冷气,心里就凉滋滋的美美笑着,旅途也变得有点太短了。如果选择一种浪费时光的方式,我愿意这么过,至少美好着。

天气开始热的时候,我就开始找工作了--找人生第一份正式工作。

记得后来换了工,也换了住所,所以看到的天空也不一样了,是这些原因吗,还是天气转换的缘故?

一开始,天很广阔,乱马奔腾的宽度,天也很蓝,蓝的很舒服。还有白云,大朵大朵,洁白无暇,镶上朝阳的金边,让人很阳光很有活力。

然后,山多了起来,树也是,一部分的天空被遮住了。

再然后,天空很少去关注了,提醒自己过去天空的美再去关注的时候,天色暗了,始终要下雨,穿着短袖偶尔会觉得冷,许是走在风里的缘故。

离校之前在华农买西瓜,5块1毛,阿姨说我下次再带一毛好了。我好开心啊,在阿姨眼里还有下一次。

我大一的时候站在典当行外面,已经忘了当时要干嘛,好像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啊,不过感到缺钱倒是常有的事。唯一记起来的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进去的东西都是贬值的,任是价值重如一座城”。现在,23岁的我,出了学校安全而无知的屏障,入了自力更生的职场,心中多添了一句--“觉得可惜,那就不要进去。“

我刚从家操着行李完全不颠簸的到了大学,几天后我满怀希望又带几分对自己的嘲弄寄了封信,对,往那绿色的邮筒的窄窄嘴里塞了进去,想掏出来也掏不出的宽度,不容后悔的宽度。那短暂可又漫长的四年,我从来没看到有人像我一样塞信(塞心)也没有邮差收信。我以为那是个废弃不用的邮筒,可为啥这么鲜绿的颜色,像被保护的样子,每次走过,就碍我的眼,碍了四年。唯一好的就是让我心安理地以为信没有回复,是由于信躺在那个无人问及的邮筒整整四年。

我的信不知有谁的信作伴呢,有时真的会这样想。还很感伤的想着寄信这种很文艺的事不能实现,没什么特长,那就让寄封信区分出我和别人的不一样。好傻好幼稚的这样期许的想法。

离校之际,有人往...

大家有没有想过,一个安静的美女子或者美男子,有可能是耳背的呀

我觉得我又要迟到,骨子里有股犟脾气,就是想迟到。/::

叫我这种人细心一点,好像~~~

脱掉脏兮兮的袜子,会顺手扔到垃圾桶;吃个外卖,自己的筷子跟着不见了;

拉链用力过猛扯坏了;出门忘记带纸巾;拿饭卡嘀羊城通······

呵呵,叫我细心一点,真的好像~~~

© 鲵deep | Powered by LOFTER